關於部落格
東方神起,是由"鄭允浩、沈昌珉" "兩個人" 所組合而成的韓國頂級天團!

東方神起最新行程

190125 [節目] 21:00 Coffee Friends - 浩浩
190131 [發行] Life is a Journey 寫真集
190201 [節目] 23:00 我獨自生活 - 珉妮
190206 [紀念] 浩浩生日
190218 [紀念] 珉妮生日
190309~190310 [活動] Circle 亞巡最終場 (奧林匹克公園 KSPO DOME=舊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
  • 774760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觀後感] 舞台劇 - 露露聽我說

布景與道具

戲劇開演,阿哲上台,也許是因為太過 「本色」 演出,我還以為阿哲要先對我們說話,因此一聽到他介紹自己是 「維誠」 時,我的腦筋有點轉不過來,之後隨著劇情才逐漸進入狀況。

首先令我感到好奇的是布景與道具,清一色的白,顯示出女主人追求完美、一絲不苟的個性,但不規則的幾何圖形,又不顯呆板,就像急欲掙脫既定規則、既有生活的維誠;每次改變場景,看著工作人員不疾不徐地搬動道具,要在短短的時間內,將正確的道具與布景移動到正確的位子,有時我還擔心會被下放的布景給砸到,覺得他們很厲害也很辛苦;由空中落下的布景更令我感到神奇,看著這些佈景的升降,就覺得很不可思議,三塊大型布景,便將舞台營造出客廳、餐廳、臥室與門外的四個空間,一根根豎立的道具,成了公園裡的樹木,十字型的道具,成了公園中的座椅,顏色同樣全白,並不仿真,有種抽象的風格;沙發轉了個方向,客廳就成了臥室前的走道,這就是舞台劇的魅力,所有的故事,都在這個舞台上發生,但透過布景與道具的轉換,就瞬間變成了另一個空間,越簡單的呈現,越能激發觀眾的想像力,就像閱讀小說,總能得到比看影片更精彩絕倫的感受一般,舞台劇介於二者之間,將其他元素簡化,好凸顯主題,至少這部戲給我的感覺是如此。

演員

這次到場的觀眾當中,有不少人是哲迷,也有不少人是林嘉俐的粉絲,就連與我同行的哲迷朋友,也非常欣賞她,不過這四位演員當中,我最喜歡誰的演出呢?

飾演母狗 「露露」 的林嘉俐,雖以擬人化方式表演,但她的行為、反應,和真實的狗兒頗為接近,因此雖然我一開始面對會說話的狗不太適應,但嘉俐精彩的演出很快便撫平了這樣的隔閡,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露露的不安、熱情、依賴與...本能反應,是一隻令人又好笑又心疼的可愛母狗,我不禁好奇,由蘇慧倫所飾演的露露,會是甚麼樣子呢?

蕭艾,一直是我很欣賞的女演員,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的現場演出,她精湛的演技,是帶我入戲的最大功臣,打從她第一句對維誠碎碎念的台詞開始,就讓我忘了她的真實身分,在那當下,她就是麗芬,是維誠那追求完美、才華洋溢的妻子,無論是聲音、眼神、動作都非常流暢、一氣呵成,拿著紅酒令好友Jolin垂涎三尺的那段,我印象很深,表演上要帶有引誘的動作,卻又得自然不做作,我覺得那很不容易。

舞台劇是透過聲音、表情及肢體動作,令觀眾產生共鳴,蕭艾在程度的拿捏上很精準,因為是女主角,必須要讓觀眾明確知道你要表達的情緒,可又不能太過,否則就成了搞笑的芭樂劇,她亦莊亦諧,幽默中不失格調,充滿感染力的演出,十分令人激賞!謝幕的時候,我發現她還在哭,不僅納悶著是她入戲太深,還是因為這是台灣巡演的最後一場,而有所感觸?

但是,最讓我喜愛的演員,其實是全劇中具有畫龍點睛效果的呂曼茵,因應劇情的鋪陳,一人分飾三角:1.麗芬的好友Jolin 2.公園的怪叔叔 3. 家庭心理諮商師;除了打扮不同之外,她透過聲音、腔調與動作來區隔這三個截然不同的角色,此外,也很好地呈現了這三個角色強烈的個人特色,比方說,Jolin嗜酒如命,不時有意無意地自抬身價,潔癖比麗芬還要嚴重,也會人如其名地說些 「揪冷」 的冷笑話;公園怪叔叔是我最愛的甘草人物,常對維誠說些自以為是的大道理,方言腔調與誇張的動作更讓人印象深刻,很難想像這樣大剌剌、豪邁不羈、好為人師的怪老頭,是由女孩子來飾演,完全沒有形象上的限制;至於心理諮商師,為人理智冷靜,按部就班地分析著人性,但遇見了愛狗成痴的維誠,瓦解了她腦袋中的人性公式後,也跟著歇斯底里了,不過由於此角色個性以理智為主,自然沒有前二者那樣討喜,但仍有著令我難忘的台詞:「來!躺下!舒服地躺--下--!」我光是學這句台詞給彤媽聽,彤媽就笑到不支倒地,啊!可見不同的表達方式,居然可以讓一句平凡的台詞變得不平凡。

至於阿哲,呵呵~~~ 儘管是偉大的團長,我還是得吞下熊心豹子膽來給他吐槽一下,也許是夥伴表現太傑出,不是科班出身的阿哲,要出彩自然較為困難,無論是表演方式或聲情的展現,依舊十分 「本色」,雖然說男主角在個性上的設定比較懦弱,阿哲的演技表現出一種逃避現實的事不關己,一味沉溺於露露所帶給他的幸福,並一廂情願地構築著夢想中的天堂,在感知到現實與夢想的差距之後,並未努力拉近兩者間的距離,卻差點畫下了難以磨滅的鴻溝,維誠強烈的情緒雖未形於外,卻在心中不斷翻騰,阿哲外在的表演並不激烈,反而更讓人期待他要怎麼表現這種內心的掙扎,內心戲啊~~~舞台劇要怎麼呈現內心戲呢?阿哲的表演有些輕描淡寫,這在劇情的前3/4都還不成問題,問題就在 「攤牌」 的時候,當麗芬哭著說要離婚,維誠看著妻子走進房間的背影,忍不住自責時,我有點......錯愕,一直給人一種 「我行我素」 的維誠突然自責,感覺很突兀,因為我感受不到他對妻子有那麼深沉的依戀,總覺得少了點甚麼......

另外,聽心理諮商師說話聽到睡著的那段,只用說話與否來表達自己的狀態也略顯薄弱,或許,在諮商師覺察到他睡著的時候,阿哲可以發出輕微的鼾聲,也不失為一個笑點,因為呼喚而醒來時,或許身體可以抖動一下表示驚醒,然後睜眼說瞎話地否認自己的昏睡也不錯,才不會讓風采完全落在曼茵的身上......哈哈~~~ 以上純粹個人看法,沒有任何專業素影與背景可言啊!哲迷不要 anti 我~~~ ><"

共鳴點

這部戲叫 「露露聽我說」,可與我產生共鳴的角色卻是麗芬,也許是因為和我的個性有些雷同吧!完全都市化、追求自我實現的女性(當然,我沒那麼傑出啦!:P) 雖然一開始她對待維誠的態度,讓我覺得維誠挺可憐的,但反思一下,其實我也會犯這樣的錯誤,因為信任對方,因為備受疼愛,所以我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卻又往往在忙碌當中,而忽略了這個其實在自己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存在,隨著劇情的推移,我開始覺得維誠有點可惡(所以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我的情緒就這麼幾乎是跟著麗芬在起伏,不知道我這樣算不算重點錯誤?:P

許多觀眾看完戲後,總忍不住眼眶泛紅,有著莫名的感動,但是我的哭點......很詭異,哭到我眼淚決堤、身體因為忍住哭泣而不住抖動著,只為了一種 「莫名其妙」 的感觸,是哪一段呢?就是維誠送妻子上飛機那段。

維誠為了不想去上班,便藉機送妻子去機場,其實這一點麗芬也心知肚明,一邊催維誠回去,一邊嚷著自己忙碌,不想有人打擾,但維誠並沒有離開,只是靜靜待在一旁陪著麗芬,麗芬沒轍只好由他,眼角餘光瞥著身旁安靜地像個乖孩子的維誠,忙著工作的麗芬,嘴角仍泛起了一絲甜蜜的微笑,丈夫有多久沒這麼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了?就算理智上知道這是錯覺,但情感上仍願意相信,此時的維誠,是屬於她一個人的。

班機即將起飛,維誠堅持目送麗芬離開,入關之際,麗芬停住腳步,回頭望著維誠,她的眼中滿是欣慰與眷戀,此時 「肩膀」 音樂響起,我的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原本擦乾眼淚就沒事了,誰知道當我聽見某人那兩句堪稱完美的天籟之聲後,我就哭到不能自己,直到中場休息時間,心情才稍微平復。

呼呼~~ 雖然說前面我對阿哲的演技還真是 「數落」 有加,但想想,眾演員們傾盡全力,不過是令我淚眼婆娑,而阿哲只唱了兩句歌詞,就讓我哭成淚人兒,那到底是誰比較厲害啊??XDD

閒嗑牙

結果,我身旁的四個空位並沒有人坐,也因此中場休息之後,就有哲迷來 「填補」 這個空缺,只是怪了,不是VIP席,也沒有人指定,這四個位子為何不能劃位?我的腦袋裡突然想起多年前看過的一部電影情節......

傳說,在電影院或劇院裡,若有無法劃位的座位,那是特別預留給...想同樂的阿飄們的位子,這種座位的位置基本上都不錯,但是一般人是不能坐的,否則可能會沖煞到......一想到此我不禁毛骨悚然,上半場我的身旁,是否有四位 「同伴」 和我一起看戲呢? 0.0" 看著下半場興沖沖坐在這四個位子上的哲迷們,我沒敢說出這件事,怕說了也讓人笑話,說我迷信、電影看太多,我只能心裡祈禱,希望是我多慮,大家都要平平安安的啊~~~ ^_________^"

 

完稿於120822 03:25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