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東方神起,是由"鄭允浩、沈昌珉" "兩個人" 所組合而成的韓國頂級天團!

東方神起最新行程

190125 [節目] 21:00 Coffee Friends - 浩浩
190131 [發行] Life is a Journey 寫真集
190201 [節目] 23:00 我獨自生活 - 珉妮
190206 [紀念] 浩浩生日
190218 [紀念] 珉妮生日
190309~190310 [活動] Circle 亞巡最終場 (奧林匹克公園 KSPO DOME=舊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
  • 775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ews] 李准基《兩周》劇評:她是我生命的氧氣

  「時代越輝煌,普通人會輸得越慘」,在一篇影評里看到的我想到了李演員《HERO》里的陳道赫和這部劇裡的張泰山。李演員貌似很多時候都傾向於飾演社會的小人物,甚至是弱勢群體,經過一步步抗爭成為強者,將現實中群眾普遍認為打不倒的有錢有勢的人拉下馬來,揭露他們道貌岸然後的真實嘴臉。也許這樣的抗爭在現實中並非能夠完全奏效,於是就有了開頭那句發人深省的話,但是多拉馬畢竟是帶給人希望的,所以李准基[微博]在戲裡的堅持最終總能夠走向勝利,即便是因為惡勢力是至高無上的王而無法將他誅殺的一枝梅,也最終是憑藉著一次次地偷盜脅迫著王不得不做一個能為百姓謀些許福利的好領導。李演員用他堅定不移地眼神讓我覺得,再難的處境和挫折都是可以得到自愈和解決的,也因為這些角色都是小人物,無論是陳道赫或是一枝梅甚至是現在的張泰山,他們起初的目標都並不偉大,為了報仇亦或是為了愛,然而卻在一步步靠近目標時無意中做了一件又一件動人心魄的事,羅曼羅蘭這個真相帝早就對這樣的人下了一個定義:「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傻傻的你成了背黑鍋專業戶

  張泰山作為一個經歷坎坷的成年人,他當然已經做到了認清生活,不過在女兒未出現之前,他是選擇了放棄生活。05集里經過朴檢的一番話,可以知道這個男人在8年前替文日席頂下了罪責后,08年又因為沒能殺掉江北的清界派老大韓峙國,所以再次替捅了這位老大右臂金時振的文日席的得力手下黃大俊頂上了黑鍋,從文日席的手下趙大龍去醫院看被張泰山掄拳頭威脅的張錫鬥說的話來看,他認為張泰山是個無論如何也殺不了人的人,於是覺得張錫鬥因為張泰山威脅要殺死他就鬆口說出文日席殺死吳美淑真相的這種行為很愚蠢。殺人需要當機立斷,心狠手辣。在黑道的生存法則里,張泰山殺不了人,就成了一個無用的人,唯一的利用價值便是替人背黑鍋,所以自從05年開始,張泰山就成了背黑鍋專業戶。朴檢經過08年這個事件的調查,首先心生的懷疑是為什麼文日席已經在滅了清界派和侵佔了土地后還非要將韓峙國置於死地。還是別人的話提醒了她:比文日席的行為更不合理的是張泰山。替別人背了兩次黑鍋還不夠,第三次背了黑鍋後為什麼又要做逃跑這種反常的行為。

  逃離開林警官和殺手同時追蹤的張泰山在垃圾車上為死去的好友落淚,藉著車輛在公路上奔跑的聲音才敢放開聲哭出來,瘋狂地向尾隨而來的殺手丟擲垃圾,這一刻,他是真的悲憤交加。兩個清潔工下車後用手機拍攝下殺手的車輛這個細節也許以後在為張泰山洗白的道路上會起到一點作用。拿著從垃圾車上撿拾的鋼絲從垃圾車上跳下來的張泰山失去了唯一可以證明自己清白的源頭,照相機像是在跟所有人玩兒捉迷藏,朴檢以為張泰山持有照相機,而張泰山以為殺手在將好友殺死後,從好友處得到了照相機。他再一次成了眾矢之的,他問幻象中的女兒,也像是在問思想深處的自己,為什麼陷入千夫所指的漩渦中的人總是他。女兒一語中的,「因為你看起來傻傻的。"張泰山,你看連你女兒都看出來你是個傻瓜了,這個傻瓜的確在某些方面智商不高,沒有揣測人心的能力,才被文日席的手下兩個輕易地出賣被耍,背上第三次黑鍋,然而如果有足夠的學識和聰明伶俐的話,他也不會到了32歲還只是個三流混混,換句話說,如果他真得將文日席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那麼他就是KAY,而不是張泰山了。

  他有真傻的部分也有在裝傻的部分,在認清生活真相后又對這生活無力掙扎的張泰山只能夠裝傻,無法做到狠心傷害別人的大壞蛋,只能傷害自己,糊裡糊塗地過著一塌糊塗的生活,他不想也懶得去揣測別人,如果不這樣自欺欺人,8年前他在第一次背黑鍋的時候也許就已經死在監牢裡。因為從那時起,他就已經失去了生活中的所有希望。不能洗白也不能自首,再次回到張泰山逃亡的初衷,活著,只為了撐下去這兩周。也許羅曼羅蘭的話在張泰山這裏可以稍作一下改動,能夠在認清生活的本質后活下去已經是一種英雄主義。因為,活著本身就已經充滿了太多不易,更何況是像張泰山這種一直都是「我為魚肉,人為刀俎"犧牲了一圈兒到頭來仍然是一無所有事到如今還被各路人馬一路追擊著的人呢?

逃亡途中已然心存善念的「殺人犯」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甚至想找個樹洞躲起來靠著啃樹皮撐下來十幾日的張泰山遇到了他絕對料想不到的狀況。所以張泰山這一路真是什麼都做了,幫孤獨老太抓雞,修好了啞巴母女住處的報警燈,又遇到了在雨中已經血流一地急需被接生的孕婦。女子的尖叫聲和著恐怖的雨夜一度讓張泰山以為他遇到了鬼,在雷電交加的白光中看見一地血跡的他下意識就想起童年看到的同樣流了一灘血的母親,他的怕血便是源自於母親。本不想被牽扯其中的他還是心軟地將這位已經快要臨盆的孕婦送回家中,準備好生孩子要用的一切就打算離開,可是此時的他就像是那孕婦想要抓著的救命稻草,他離開了,怕是這孕婦也要一屍兩命。

  幫孕婦加油打氣時的張泰山簡直像是自己要生孩子的人一樣,那股子用盡吃奶力氣的使勁兒,居然讓我在這種逃亡的傷感氛圍里笑出了聲。所以我喜歡看到張泰山與逃亡路中的路人們接觸,那時的張泰山儘管無法將真實身份告知,可是卻能做回他相對真實的自己。聽到嬰兒哭聲的孕婦,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丈夫。"孕婦的臉被張泰山自動轉換為仁惠,目睹了孕婦生產全過程的他終於切身體會到任惠孕育一個生命的不易。儘管可能他在得知仁惠生下女兒獨自撫養的消息后就設想過仁惠作為單身母親的艱難,但是隔岸觀火永遠不如身臨其境。親自接生並懷抱起那個生命的張泰山,想起仁惠和秀珍,百感交集到只能用痛哭來表達內心的抑鬱,回想起當初本以為是為了她好而與之忍痛分手的女人,是懷揣著難以想像的孤獨和堅強才能生下秀珍時,他嗚咽著用蒼白無力的聲音一句句地喊著:「傻丫頭,仁惠啊,秀珍啊。。."李演員的哭戲給我的印象之深還是《一枝梅》留下的陰影,看他的哭和聽見他的哭聲,覺得像被人掐住喉嚨般,太過壓抑和難過。

警察對張泰山的情感起伏

  從林承佑受傷的手看出來事有蹊蹺的朴檢,非常迅速地做出要將整個大山除了警務人員在內的人抓出的判斷,林承佑認為朴檢有事瞞著警方,然而朴檢卻不打算將她知道的所有告訴警察。因為議員與黑社會勾結對於朴檢察來說也是在秘密調查,她當然不可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之。她的聰明之處還在於從殺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林承佑的手擊傷,導致他將子彈打偏的這個細節就判斷出這個大概是被文日席派來的人應該是相當老練的高手。所以她在從陶檢處了解到張泰山逃跑實際是為了給女兒捐贈骨髓的時候,不僅讓陶檢提醒主治醫生要對林承佑保密張泰山和仁惠的關係,以免太多人知道,節外生枝。還吩咐陶檢幫助他去調查文日席手下究竟是否存在如她所料的厲害角色。

  金素妍的表演打動到我的情節還是她在警察判斷出張泰山已經死亡后,在空曠的黑夜裡吶喊著:「張泰山,你為什麼死了。你的女兒怎麼辦?你這個瘋子。"此時的她對張泰山這個人充滿著各種複雜的感情,在對文日席和趙女士追查的數年歲月里,張泰山也是一直摻雜在其中的人。張泰山是她揪出文日席和趙女士罪惡勾當的關鍵,可是,他死了,就好像多年的對手變成了一團空氣,她無法找空氣撒氣,因為每一拳打下去都會是一場空。然而,她又對張泰山逃亡的動機動容,是的,一個為了給女兒換骨髓而逃亡的父親怎麼可能不打動人呢。尤其是在警方找到張泰山的衣服后,看到他衣服上滿是血跡和斑駁,分析他是在遍體鱗傷的情況下還欲求生存的時候,連警察都在說他可憐了,所以朴檢的吶喊,讓我感到孤獨,絕望,窒息。當她將心中的情緒發泄出來的時候,她在自己的吶喊中注意到了一個細節,一個已經答應為女兒換骨髓的父親還會在文日席的指示下殺害吳美淑嗎?

  在朴檢吶喊和進行自我懷疑的時候,林承佑在聽到張泰山應該已經身亡的消息后,看著自己的手發顫。他拿出秀珍的照片,不由自主地笑著,想起秀珍曾經與他說起爸爸,想起他在跟秀珍說帶她去那個地方畫爸爸的時候,她臉上的微笑和對自己的接受。但是如果張泰山真的是秀珍的爸爸,那麼他就是親手將秀珍口裡已經死去的爸爸又殺死了一次。好不容易讓秀珍母女接受自己 的他心裏有對張泰山的嫉妒,有對秀珍母女在知道是自己親手將張泰山送上絕路的害怕,也有他為什麼會打下那一槍的悔恨,即便一切都還只是猜測,他仍沒有從仁惠口中得到張泰山就是秀珍父親的證實,他也已經快被自己的想法逼瘋了。此時林警官的父親出場,看到父親對他的教育方式比起父子更像是上下級的關係,我就確定了,林警官也是在秀珍母女的身上得到了他希望得到的普通人的親情,所以他才會迷戀,才更加對張泰山不齒和怨恨,甚至是開始嫉妒張泰山這個一無所有的人。

女兒,是生命的全部

  比起大人們,秀珍彷彿悲天憫人的精靈一般,好像能理解所有人的苦楚和無奈。她會告訴媽媽,大山心裏堆積的都是苦衷,她會想起林承佑對她的好,然後心疼林叔叔,早知道爸爸還活著,就不要讓林叔叔喜歡媽媽了。她最心疼的還是爸爸,她對著爸爸媽媽的合照說:知道我為什麼知道爸爸還活著嗎?因為在媽媽決定和林叔叔結婚的時候,媽媽把照片撕了,如果爸爸死了的話,就應該是燒照片而不是撕照片了。電視劇裡都是這樣演的。她會在電梯口看到爸爸的瞬間,故意甩掉鞋子拖延時間,讓媽媽抱起自己,好讓自己正對爸爸的時間長一點,長到可以將那個再見的姿勢維持很久。我不知道曾經被李演員多少多拉馬里的情景秒到過,可是那一刻與女兒長久保持著再見姿態的他,好像真從時光歲月里穿梭而來,從過去即便是歷經艱難萬苦成長為大英雄卻仍舊鋒芒畢露的他褪變為了那個以溫柔表情,堅定眼神與女兒告別的內斂滄桑的父親。

秀珍爸,一定要活著

  終於淚崩不止便是他在電話裡仔細叮囑仁惠莫要把自己的一舉一動告訴任何人,告訴她自己受了那麼多苦都是為了撐到為女兒換骨髓時,仁惠對他說:秀珍爸,一定要活著。不是張泰山,不是「OPPA",而是秀珍爸。當她承認張泰山是秀珍阿爸的時候,她便是早已原諒了這個男人,承認了他與她之間的羈絆,也承認了他與秀珍間任誰也割不斷的血緣關係。她希望張泰山一定要活著,她沒有說出口的話是,活著,活到救女兒的那一天,活著,讓我再見到你。

  此時的秀珍不知道的是讓她愛到跌跌撞撞的男人正站在她的對面,聽到她說這句話的瞬間,露出了他可以給予的最溫柔地回應,將這個表情一遍又一遍回看的自己,無論是張泰山或是李演員,我彷彿都能夠再愛上一遍。

  PS1:張泰山還是最注重自己在女兒面前的形象,在喬裝打扮去到醫院后,即便知道自己要忍受藥水的二次折磨,也要以俊俏的樣子見到可愛的女兒,這個爸爸,真的是,真的是讓LN感激涕零到不行啊TTTTT

  PS2:和仁惠同時知道張泰山仍舊活著的朴檢,一定要為泰山XI保護好已經被文BOSS發現的秀珍,拜託~~

  PS3:最近在李演員的光影歲月里穿梭的我在看完06集后便陷入一種不可名狀的傷感中,原因可能是戲外的李演員讓我看到了時光的流逝,而張泰山則是讓我想到生命。無論是時光或是生命都是細思極恐的東西,於是也不忍細想。想起最近欲看的一本書,書中的主人公彷彿是老年版的張泰山,活到60歲仍然是個人生LOSER,生活平平淡淡,妻子與之隔膜已深,擁有童年陰影,害怕失去卻總是在失去,在聽到遠在他鄉的老友得了癌症時,本想寄出一封信的他,卻在中途決定進行一個人的長途跋涉去到老友的面前,因為他覺得如果他走下去的話,老友就不會死。同樣是拯救別人與救贖自己,與張泰山僅有一點不同的是,他沒有面臨追兵。有人說:自從遇到了這個人,便再也不想離開他。而張泰山,我總覺得他的逃亡也是一場旅途,他路遇的每個人就像是人生中的過客,有的會幫忙,有的會害你,然而,卻都會讓你成長。當張泰山為了女兒,用他的頑強生命力將這些人穿插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想說一句,張泰山,我遇到他,就再也不想離開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