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東方神起,是由"鄭允浩、沈昌珉" "兩個人" 所組合而成的韓國頂級天團!

東方神起最新行程

190125 [節目] 21:00 Coffee Friends - 浩浩
190131 [發行] Life is a Journey 寫真集
190201 [節目] 23:00 我獨自生活 - 珉妮
190206 [紀念] 浩浩生日
190218 [紀念] 珉妮生日
190309~190310 [活動] Circle 亞巡最終場 (奧林匹克公園 KSPO DOME=舊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
  • 775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ews] 李准基《兩周》劇評:玫瑰色的你

  蘇編百轉千回的功底果然是給觀眾最有料的調味劑。整個故事的上半部張泰山(李准基 飾)基本上一直一直都是在忙著各種無節操的逃亡中,而在李演員即將出席頒獎典禮的前奏,蘇編終於讓他純情浪子回歸了一把,在緊張刺激信息量極大的07話和08話里與02話隔了那麼長的時間再度讓張泰山在舊地重遊時憶起和初戀的幸福時光,同時也讓初戀回憶起他,連接成一個完整的初戀故事。

玫瑰色的初戀

  釜山無論對於李演員還是張泰山都應該是一個非常能勾起記憶的地方。
 
  張泰山的人生大概有這麼三種顏色,童年時是凄厲的血紅色,以後漫長的歲月都撲騰在灰色軌跡里,唯獨遇到仁惠的瞬間,他的人生多了一種叫做粉紅的玫瑰色。不是熾熱的紅玫瑰,而是粉嫩的透徹無垢的玫瑰色。像痴漢一樣跟蹤仁惠的張泰山在好不容易被人家姑娘發現搭上順風車后,那種明明在乎還要擺出一張拽的二萬八一樣的撲克臉的悶騷害羞勁兒正印證了我最近撿起就放不下的《阿娘使道傳》里,阿娘準備為救使道的母親獻身前,寫予他的那封信里說的「使道,有人說一個人如果在花叢中醒來,就會分不清自己夢到了蝴蝶,還是蝴蝶夢到了自己。我與使道在一起的日子里就是這樣。」
 
  這恰恰就是張泰山的感覺,在對人家姑娘憋了一路酷勁兒后,在人姑娘忘記還頭盔為了趕課還是頭頂鋼盔而去時,這個男人在人姑娘看不見的地方笑了,然後,他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啊,原來他張泰山也是可以有這樣的笑容的。此時的他就已經如莊周夢蝶般模糊了他日日掛著的冷漠面具,他還是可以愛人的。只是他不知道別人是否能愛他,所以喜歡別人也只是停留在跟蹤的階段,被別人摟了腰襲了胸(你兩扯平了==)也只敢偷偷地開心,即使知道吃蝦會過敏也毫不留情地往自己嘴裏塞,生怕別人嫌棄了自己,討厭了自己。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寧願委屈自己也要讓仁惠覺得他和她一樣愛吃蝦的張泰山透著讓人心疼的單純。這樣的單純反而讓仁惠和他的這層關係上,仁惠變成了那個主動的人,她告訴張泰山自己叫「徐仁惠"時的眼神兒和張泰山幻象中的女兒看著他在沒有水的情況下生吞抗菌葯的眼神一樣,是可以滴出血的溫柔。主治醫生說:「張泰山是個多情的人。"仁惠說:「他一直都是。"新聞報導里出現那些他曾經幫助過的路人,我居然覺得張泰山這是要感動韓國的節奏。那一刻,竟然以為扳倒壞人也並非是太過重要的事,因為和張泰山接觸的每個人基本最後都變成了他陣營里的人,就像趙孤中的程嬰,最後害死屠岸賈的並非是他,而是屠岸賈自己的內心防線被程嬰的毅力所撼,輸了內心,也就輸了一切。
 
  最近因為兩周同別人講人生,因為使道傳同人講生死,連領導都以為我這是要看破紅塵的節奏。可惜他們都忘了我講這些的根源統統只是因為李演員。你看連精通陰陽兩界的金使道都沒有看破紅塵,我等凡夫俗子哪能看破?張泰山也是肉體凡胎一個,所以他在僅僅只是回憶起對於男人來說很重要的初戀時,臉上就露出了同當年一樣一樣兒的笑容,只是當年慶幸自己還能有這樣的笑容,此時的他也只剩聽到仁惠找到一個好歸宿后的心痛,祝福和無奈,他早已由當年的局內人演變成了今日的門外漢。他以為自己再沒有關心仁惠的資格,除了他們之間的紐帶,秀珍。
 
  秀珍在見到阿爸后的興奮程度影響到了她在聽到文日席說出張泰山名字的時候,立刻就跟這位大叔掏心掏肺了起來,文日席也沒想到,他惦記已久的張泰山居然還頑強地活著。眼鏡男必須出現在這樣的關鍵場合里,他和文BOSS一起觀察林警官和仁惠的對話。這個女人怎麼可以在新聞上看到自己曾經的戀人已經死亡的消息后,還一副淡定的樣子,這是林警官不理解的,也是文BOSS疑惑的,眼鏡男為文BOSS分析出如果張泰山是秀珍的阿爸,那麼捐骨髓的人應該就是他。可是,如果張泰山是內個捐骨髓的人,仁惠又怎麼會在得知他死亡的消息后還在這裏輕鬆地談戀愛呢,更何況和她談戀愛的這個人正是用槍擊中張泰山的人。所以,文BOSS仍然沒將張泰山的逃亡動機放在他與女兒的連接上,僅僅只是將焦點放在照相機上的他,才導致在已經抓到張泰山的情況下犯下大錯。
 
  所以說蘇編即使為張泰山在07話和08話里安排了那麼幾分鐘的甜蜜,她無疑還是后媽中的戰鬥機。短暫的甜蜜只是為了以後把觀眾虐得更歡實,李演員演出的角色,如果用心疼來形容那都不夠境界,從來都只是慘烈而已,沒有最慘烈,只有更慘烈,就這麼著,蘇編楞是大筆一揮,在張泰山身上虐出了新高潮。
 
  這個高潮就在於張泰山終於在幾度險象環生后被抓,抓他的過程便是朴檢一手安排起來的。她的行動力和判斷力在07話里體現得尤其明顯。首先06話里她已經讓陶檢向上司申請秘密調查,上司一邊在嘴上數落著這小妮子是「狼",是「狼",還是非常體貼地批准了這項行動,他和朴檢都知道應該將林警官隔離出去,以免他再度因情誤事,上司甚至建議說:「你這丫頭,不一向擅長非公開嗎?怎麼真到這份兒上了,反而不會動頭腦了?"你說說,這上司是不是比《失戀33天》里的大老王還天上有,地上無?
 
  此時的張泰山已經進入了偷渡者為他安排的狹小空間內,偷渡有多艱苦,不用親身經歷,只是看看那些反映偷渡的影片就能一目了然。張泰山作為被偷渡者,就像一件貨物一樣3天內都只能待在那個破舊不堪吃喝拉撒全在裏面解決的地方。他之前一邊在車上念叨著女兒「那麼懂事,像誰啊。"一邊他就親身地實踐了這種過分地樂觀,用手電筒費力地照著查看傷口,看到見效,傻呵呵地笑,躺在條件極差的偷渡倉里想到得卻是「這三天終於可以不用再跑路了。"
 
  他不知道接下來他要面臨的將是他逃亡途中最大的危機,終於,李演員和金姐姐見面了。朴檢逮捕張泰山時說的話恰與林警官剛好相悖,林警官當時在懸崖邊直接為張泰山冠上了殺害吳美淑和高萬錫的罪名,而朴檢只是說嫌疑罪。不僅僅是在劇裡,在某種程度上,現實中的檢察官多數時候還是要比警察理智聰慧一些,因為檢察官畢竟靠的還是頭腦,而警察多半靠的還是拳腳。抓捕張泰山的時候,警察的這種拳腳就展露無疑,還兼帶著一解憤恨的詛罵「你這小子,不揍你,都不足以泄憤。"看到這裏,又在為警察的這種行為不齒了,可是這就是警察的常態。在自大的警察面前,朴檢錯失了單獨押送張泰山與之對峙的時機。
 
  這個時候,朴檢和張泰山的頭腦都在激烈地轉動,然而兩人的思想相去甚遠。朴檢一心想著將張泰山押送回警察局,就可以與之敞開心扉,知曉照相機的所在地,順利了結這個她辛苦追了足足8年的案子。可是張泰山卻只想逃,不知道朴檢是因為竊聽了徐仁惠和他的電話對話才曉得偷渡時間地點的他,以為出賣他的一定是韓峙國。
 
  精彩的一幕要開始了,文BOSS暗中安排的行動已經悄悄醞釀成型。誰說金殺手只用刀,不用槍不合理,用刀只是因為之前文下達的命令比讓張泰山死更重要的是,要讓張泰山說出照相機的所在地。且高級殺手都有著行業操守,你看金殺手之所以擁有那麼多刀具,說明他最擅長使用的仍然是刀,在單獨行動的時候他必然會使用自己最講究的那種武器。可是這回不同了,這回除了張泰山外,還有一眾警察,攔截車輛,集體作戰,不用槍是不用,一用就應有盡有,氣彈槍,消音槍,一次用個夠。金殺手的著裝也由之前的文青,紳士范兒演變成了搖滾潮人范兒,瞧,高級殺手不僅要長得俏,也要時刻保持時尚STYLE和使用的武器相搭配哦。
 
  文BOSS的這招「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果斷讓人始料未及,兩輛汽車在高速上製造事故,兩輛汽車在張泰山和朴檢所在的車下高速后夾擊,再來金殺手的卡車作戰簡直是天衣無縫。張泰山也真是插翅難飛,像只可憐的兔子才出虎口,又入狼穴。朴檢緊追其後,與金殺手鬥智鬥勇,你追我趕。朴檢懂得偽裝,金殺手也不是省油的燈,你追我停,你超過去,我掉頭再走。07和08話裏面被導演運用的很好的剪輯方法就是朴檢腦內文日席究竟在短時間內會將張泰山藏匿在哪裡的情景還有英子手裡的照相機里被照片掩藏的那一段關鍵錄像的動態展示。靜態物體一旦被賦予了生命,就很容易挑動起觀眾的敏感神經,讓人跟著人物的思路起伏想問題,比通過人物的口來描述自己的想法高明得多。

    抓捕張泰山時出現泄密內鬼,警察隊、檢查部相互懷疑 張泰山被朴載京檢察官抓住 每次張泰山最絕望無助的時候,女兒秀珍都會小天使般出現

你只看到了他的孱弱,卻沒看到他背後隱藏的強大的潛力

  重頭戲開場,注意,這裏的張泰山將發生巨大的轉變,幾乎讓人分不清楚他和文究竟誰是那個處在弱勢上的人。當然,引起張泰山這一重大轉變的人也是文BOSS自己。他對自己太過自信,而又太過低估張泰山。我們來看看兩人開頭的對話,蘇編你確定文BOSS之前不是律師出身嗎?那一大段的巧舌如簧,開門見山詢問照相機的所在地,張泰山此時才反映出來好友死後,文也沒有得到他想得到的那台照相機。那麼,在知曉了這個消息后的張泰山,在此後就很好的利用了這個信息。他告訴自己要活著,不能再做那個像草芥一樣被欺負的人。然後換他質問文BOSS,為什麼總是讓我背黑鍋?文BOSS覺得可笑,因為你小子,一次兩次不都背了,讓你背黑鍋不是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兒了嗎?換言之,你被欺負已經變成慣性了,你不被欺負才不正常。可是你威脅過,不替你背,就會殺人,張泰山在說到殺人的時候,停頓了一下,他那時大概不由自主地想說出仁惠的名字,說她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可是他怕心思縝密如文日席如果知道他至今還在乎仁惠,想起這個女人的存在,怕是要調查到仁惠查出他逃亡的真正目的。他不知道的是文日席早已知曉仁惠和秀珍此時的所在地,可是以文日席對他的輕視,又偏偏猜錯了他的逃亡初衷。
 
  為什麼會猜錯,你看這兩人接下來的對話,文BOSS反問張泰山,我是威脅你了,可是我真的殺了那女人了嗎?我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沒動,是你自己害怕了,說要替我進去的。面對著這麼一個能言善辯的大BOSS張泰山能說什麼,他只能接著問下去,那麼,如果我當時不進去呢?文BOSS淡然回答,恐怕會殺了她,也會殺了你。張泰山爆發,文BOSS告訴他如果這事兒換做他,他就會在別人對自己動刀之前自己先發制人。他說,你張泰山是被母親拋棄整天靠打架泄憤混跡度日被我收入旗下的,而我是從7歲開始,靠著從哥哥姐姐嘴裏搶玉米土豆生存下來的。連保護自己東西的狠勁兒都沒有的傢伙能幹什麼?是的,在文日席的心裏為張泰山的定位就是怎麼樣折騰他,他也不會吭一聲的傢伙,沒有保護自己心愛東西的勇氣,也沒有保護自己心愛東西的決心。此時的張泰山才發覺,原來他在文BOSS心裏是這麼失敗的一個人。就是因為文BOSS壓根兒不覺得張泰山會為了保護自己的東西進行反抗,在他眼裡,張泰山8年前也並非是為了仁惠的安全才替自己頂罪,而只是害怕,只是懦弱地進行著苟且偷生。他從8年前就誤會著張泰山犧牲的初衷,所以,此刻的他也想當然地以為張泰山是為了自己活著才拿著照相機跑路。當黃大俊跟文BOSS提出建議要他拿張泰山的女兒威脅他時,文BOSS說張泰山才不會為只見了幾面的孩子賣命,他的命根兒是照相機。這便是直搗黃龍的重點,他對張泰山太不屑了,以致於他會說出為了這種人渣,我還會拿小孩子威脅他嗎?文BOSS真的是良善到不會拿小孩子威脅的老大嗎?從他對張泰山說的話,能看出來,他也是小時候苦出來的人,他也許還殘留著稍許良知和作為黑社會高級老大的操守底線,但一切的重點都在於他搞錯了張泰山逃亡的原因,良知和底線只是在沒有利害關係的時候產生的奢侈品。他若是知道張泰山逃亡的真正原因,怕是會自己扇自己的臉,就像屠岸賈發現程嬰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養了自己仇人兒子幾十年後的自嘲和震撼,文BOSS了解到的只是按照他的生存方式和思維方法洞悉到的張泰山,他只看到張泰山的孱弱,卻沒看到他背後隱藏的強大的潛力。
 
  張泰山的擔當和爺們兒氣概在這裏還體現在一個細節上,那就是在文BOSS發現了他傷口上的草藥后,詢問他草藥的來源,他對韓峙國隻字未提。如果單單是因為知恩圖報還算不上是擔當和爺們兒,但是我們前面分析了,張泰山誤會朴檢是從韓峙國那裡得到了他的偷渡路線,他以為出賣自己的是韓峙國。一個人可以為了出賣自己的人守口如瓶,那麼他的擔當可見一斑。然而,文日席也絕非善類,從張泰山背包里找出了抗菌葯,買抗菌葯是需要處方的,由此一點,文就斷定張泰山的背後一定有幫手,甚至推測張泰山就是將照相機放在了那個幫手身邊,將這個幫手搜刮出來的任務落在了金殺手身上。有人根據韓峙國使用的鋼筆和金殺手鋼筆式樣的刀具推測出也許這兩者之間有關係,如果真有,那麼文日席這就是自己為自己挖了一個火坑。同時翻出韓峙國的案底時,朴檢就在疑惑為什麼文BOSS侵佔了韓的土地,滅了他的幫派,還要殺死他,相信這個伏筆也會隨著金殺手將韓峙國再度送到文日席面前時,露出端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