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東方神起,是由"鄭允浩、沈昌珉" "兩個人" 所組合而成的韓國頂級天團!

東方神起最新行程

190112 [活動] 14:00 大田簽名會 (大田國立中央科學館1F)
190112 [活動] 19:00 光州簽名會 (朝鮮大學대호전기홀大講堂)
190118 [活動] 18:30 2018 日巡 (大阪京瓷巨蛋)
190119~190120 [活動] 16:00 2018 日巡 (大阪京瓷巨蛋)
190309~190310 [活動] Circle 亞巡最終場 (奧林匹克公園 KSPO DOME=舊奧林匹克體操競技場)
  • 7729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ews] 李准基《兩周》劇評:人性的半面妝

  時隔8年,再次被李准基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女裝造型給驚艷得頭暈眼花。該怎麼概括這男人的女裝呢,只有「媚而不俗" 這四個字了。孔吉的出世幾乎讓所有的韓國人都對海報上那流下一顆珍珠淚的男人感到驚訝,雌雄莫辨。李演員用他的女裝向男人和女人同時表明了龍應台的那句話「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是的,不必追,也追不上。都說一見孔吉誤終身,那年那月每日的任務就是看一眼再看一眼《王的男人》。

  8年過去,再看到李演員重現女裝本來是打算以調侃這小伙兒女裝作為開場白的我最終還是想掬一把辛酸淚,從孔吉「妹妹"的迷離動人到OL御姐范兒的成熟冷艷,無論是女裝扮相還是這個男人以及張泰山這個角色本身,三重並進,都意外地去除了青澀迷茫,多了入世堅韌之態,少了脆弱易逝之憂。

檢察官朴載京試探警員抓內鬼張泰山跟殺手金先生正面廝殺搶奪相機

逆襲開始 人性是主題

  故事進行到這裏,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應該是「一台數碼相機引發的血案。"故事里的人物在迷霧重重中終於逐漸站好隊列,就像是張艾嘉電影裡提到過的拼圖故事,一面是世界地圖,一面是人臉,剛開始她從地圖一面拼,怎麼都拼不對,然而從人臉一面拼,即刻就拼好了,從這時起,她悟出一個道理,人相處好了,天下就太平了。這個以數碼相機開始的故事,逐漸達到高潮的頂峰,逆襲開始,以人性做主題,還是要以人與人的相互理解與合作來完結這個局,

  被張泰山所漏掉的兩個偶然因素在第11話他得到照相機后全面爆發,英子報警后,警察和通過林警官得到消息的金殺手以及直接從英子處了解到照相機所在地的林承佑同時向張泰山發起了目標攻勢。當然了,還是小金領先了各路英豪。再次從背後對張泰山進行了攻擊,可是小金杯,你怎麼就不吸取教訓呢?上次你忽略了玻璃反光,這次同樣是影子出賣了你,然而在張泰山沒反應過來以前,就被挨了一記悶腳,這就算了,還要被小金同志上下其手地尋找照相機,不過「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金殺手可能怎麼也想不到他這法國培養出來的身手讓一個女流之輩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了,不是就你會從後面搞突然襲擊的,當仁惠拿起警示牌向金殺手砸去的一刻,她在我心中與張泰山匹配的指數又蹭蹭瘋漲,話說我這人最不喜看到的畫面就是女人看到心愛的男人被打,就只會在旁邊乾哭窮喊。你看人仁惠,多爽快,上去又是砸又是抱就差沒用咬了。張泰山被這場景激發出力量來,看到仁惠以身犯險,叫著她的名字,上來就是旋風腿,幾乎是沒有思考,出於本能的保護,這是不由自主流露出來的愛,也是壓根兒就隱藏不了的愛。林警官的及時出現終止了這場非要拼到你死我活的惡鬥,當林警官逐漸開始站在張泰山一邊兒的時候,即便他僅是出於要證明張泰山的清白和保護秀珍的這條生命線,還沒有從真心裏接受張泰山這個人,卻也已經讓我覺得張泰山至少沒有之前那麼委屈。尾隨而來的警察三人組中的老警察隱約看到林警官離去的車輛又聽到大學生目擊者提起一男一女,不知是否會聯想到向他申請一周單獨行動的林警和仁惠身上。

  小金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主兒,既然已經拿到了照相機,那麼他就要將幹掉張泰山這第二項任務一併給做了。可是再怎麼會飛檐走壁,刀刀致命也好,一具肉身也難敵張泰山那一輛鐵皮汽車,這一局,還是以小金的失手告終。另一方面,仁惠對林警坦白了8年前張泰山隱瞞自己拋棄自己的真實原因,大概張泰山此時在林警官的心裏才真正讓他願意去接受稍許,而他看仁惠的眼神又分明是透著對她的百般心疼。仁惠對林警和朴檢說的話解釋了她為什麼在兩人一前一後對她進行勸誡張泰山自首宣傳后,還是毅然執行了張泰山的計劃,她認為張泰山的人生太冤,她可以設身處地地理解到他的不甘,同時她的確在第10話用電話假裝勸張泰山自首后,又在見面后勸誡張泰山得到相機后找上朴檢,然而張泰山被人利用慣了,他認為能幫自己的僅僅只是自己,朴檢現在在他的心裏也只不過是個為了借他得到照相機而復讎的人,他自己掌握不了相機的證據,自首投牢,還是死路一條。

  仁惠反過來叱責朴檢的戲碼,一句一個張泰山,就讓我一言以蔽之,這世界上若真有不為其他任何原因就可以完全站在張泰山角度去為他思考,替他擔驚受怕的人,那麼還真就是仁惠了,說白了,還是她愛他,不僅僅因為女兒。

  女兒私藏的照片被仁惠發現,這小丫頭片子每說句貼心的話總是分外讓人眼熱,得到了阿爸給自己特意挑選的頭飾,又得到母親默認的她臉上的笑與張泰山的童年形成強烈反差,秀珍的童年雖缺少父愛,但她在仁惠的樂觀撫養和偶然出現的林承佑的照顧下,並不缺愛。然而張泰山卻真是愛的缺乏者,濃妝艷抹為生計奔忙的母親,疲憊不堪到無法再有多餘的愛勻出來給兒子,對張泰山父親的恨大抵也佔據了她整個心房,所以她看起來就是單身母親中那一類典型的憤世嫉俗又自甘墮落的形象。不知道蘇編究竟是不是會將張泰山父親的這條線展開來說,通過第12話韓峙國與張泰山的對話可以得知文日席是20歲出頭的時候由釜山去到首爾的,也有一些人推測文日席就是張泰山的父親,甚至從張泰山母親自殺現場流下的一大灘血跡推測出母親也並非自殺而是他殺,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個梗就有點兒常用了,不過以蘇編總能給人一波三折反轉驚喜的功力來看,大概真用了這個梗也會給人別樣的意外,就暫且不猜測,等待劇情發展。

  父女兩的對話就是用來煽情的,我果真是喜歡中意的男人與小孩子之間的相處,眼神,神情,溫情脈脈地無需用語言形容。果然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這孩子只是慢慢地將自己的小手按在張泰山的胸口,輕輕撫摸,就好像能為他擦去所有的傷痛。適時響起的OST又無疑是顆重磅催淚彈,彼時只想這父女兩早日團聚,不再在幻象里遙遙相望。

殺手金先生把搶奪的相機交給文一石        收到蝴蝶髮夾禮物的秀珍很開心
平靜的湖面其實早已暗流涌動

  張泰山在這邊兒演煽情戲,文BOSS跟內邊兒毫不懈怠地演解密戲。在金殺手離開后,那個專業解密的人員被文BOSS請了出來。即使解開了照相機的錄像,文BOSS也相當謹慎,還特地複製出了一份兒用以防備趙瑞熙,這一點,被將他的性格吃得透透地張泰山早早預料到了,正是有了這一點,才有了後來張泰山入室偷取複製品的戲碼。但是,文日席防備的趙瑞熙也並非等閑之輩,第12話趙在準備慈善拍賣的時候就表現出同以往慈眉善目不同的一面,她太重視這個拍賣會,她要一切盡在她的掌握中。而她單獨將眼鏡男約出參与答謝會,是否有拉攏眼鏡男向自己陣營靠攏透露文的一舉一動信息給她的目的還未可知,眼鏡男是文與日本大BOSS聯繫的語言翻譯,也就是說他是這場終極交易里的關鍵人物,趙瑞熙對他是一定不會放鬆且相當重視的,而且眼鏡男自身的想法也很關鍵,他與黃大俊在聽到文日席說金殺手將是他未來收購的天然氣公司合作夥伴的時候,明顯和黃大俊心裏都不甘,且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再說黃大俊,這廝聽到張泰山在當鋪里留下的錄音后,是相當的緊張難耐,張泰山這一招兒與其說是離間計,還不如說他確實把黃大俊可能會面臨的局面告訴他了,他文日席可以栽贓一個張泰山,他難道就不能栽贓一個黃大俊嗎?更何況文日席的確是用黃大俊的刀殺害了吳美淑。

  張泰山幾乎將黃大俊聽到這段錄音後會與趙大龍以及石頭兩個混混兒的對話全部猜到了,他猜到石頭一定不會把04話他被自己威脅后說出文日席是殺害吳美淑是兇手的事實上報上去,所以此時他在錄音里表達出來,黃大俊一定會追問,那麼,石頭就一定會表述出來那個他被威脅的時間點,就是在高萬錫被殺的那天。張泰山要讓他們自己恐慌,自己說出來自己犯下的罪刑,而這些話都被記錄在了他讓朴檢為自己準備的此時被固定在當鋪電燈上的錄音機里。所以文BOSS的這個小集團就好像是平靜的湖面下,其實早已暗流涌動,只需不費力道地扔進去一塊鵝卵石,就足以激起大的漩渦。

  蘇編用過了將靜物賦予動態的手法,又用起了靈魂上身的思維方法。朴檢瞬間「咆哮帝"上身,變為趙瑞熙。通過多年對文趙二人的追查,朴檢對兩人斂財以及合作的方式已經駕輕就熟,可是就在趙瑞熙準備舉辦慈善拍賣會的當口,文日席卻一反常態地沒有進行地皮交易,趙瑞熙這麼奸詐的一個人從來都是別人主動去調查她的主兒,這回卻在慈善拍賣會的前夕自己拿著偽造的監控錄像找上門來,那麼,這個慈善拍賣會應該是對趙瑞熙非常重要的了,以至於趙瑞熙都要憑藉著競選首爾市長這層外殼也要來保護它的進行,在第10話里出席了趙瑞熙首爾市長競選記者招待會的朴檢故意說出文日席的名字,實際上是在套趙瑞熙的反映。之後就裝作記者電話約見文日席,故意將這個約見的時間定在26日,從文日席的秘書口中得知文日席那日下午沒空且晚間也要飛往日本時,朴檢確定文日席應該就是要出席26日當天舉辦的慈善拍賣會,而文日席為何又要在當天飛往日本也是她需要調查出來的關鍵。那麼,兩個幾乎希望任何人都不要以為他們有任何交集的人卻都集中在了慈善拍賣會上,這個慈善拍賣會絕對就是問題的根源。而那個得而復失的照相機記錄著的也許就是這兩人在慈善拍賣會上謀划的陰謀。朴檢的觀察入微和正確的思路讓趙瑞熙不免擔心起來,於是當文日席將照相機里的晶元送到她面前的時候,她甚至問文日席是否可以讓人代替他出席慈善拍賣會,文日席剛好把這話茬兒接過來,他正發愁趙女士走後,還要面臨朴檢的一路調查,那麼既然此時趙瑞熙發話了,他就正好順著這話說下去,朴檢這麼讓人勞心費神還被她摸到了問題的關鍵,不如就和張泰山一起處理掉算了。

真假兩面:驚艷的變裝,周全的計劃

  好的,驚艷的時刻到了,張泰山失去了照相機,唯一的方法就是冒險一搏了,埋伏在文BOSS的家附近確定殺手是真的將照相機送到了此處,又去到地鐵站從保管櫃里拿出從當鋪得到的所有證據,剩下的任務就是約見朴檢。

  張泰山的PARTNER終於由外柔內剛的女漢子變成了內剛外也剛的女漢子,雖然都是女漢子,但人都是美女呀,哦,不,張泰山要美起來那才真是明成皇后和仁顯王后都要前來參拜了。先壓抑住內心的小激動,張泰山和朴檢的這次會面算是兩人從開播那麼久以來好好地聊了一次天,當然這剛開始的聊天還是以劍拔弩張開始的,當朴檢將仁惠的話代為轉達,才讓張泰山稍稍卸下心防。兩人你來我往地將幾個關鍵問題彼此通氣一番,接著說到春川事件,朴檢這女漢子也真夠義氣,哥們兒,你救了咱,咱必須得請你吃頓飯呀。蘇編是真掌握了現代人個個是吃貨的節奏,每集都要跟吃挂鉤,但我還是愛極了這種緊張氣氛里的溫馨甚至殘忍里略帶溫柔地筆調,正是有了這點,它才真實了。

  對於李演員的女裝我雖提前有了8年的準備,但看到這小伙兒再度穿上女裝重出江湖,本人還是禁不住噴了電視一臉水。這位小伙兒,你為何一MAN起來就MAN到了鋼鐵俠的級別,一美起來又美到神仙姐姐的地步,你為何要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李演員這一秒種與朴檢變閨蜜的戲法兒我在文章開頭已經徹底懷念歌頌過了,我要是金姐姐面對著這麼一個陽剛與陰柔都能演繹到極致的男人,怎麼說心臟也會漏跳幾拍,然後故意笑場NG多看幾眼李演員繼孔吉之後就幾乎沒有的女裝福利。當然了,咱也不能光娛樂,不幹正事兒。從朴檢家裡的關係圖裡,張泰山終於知道了那個與文日席聯手的大人物就是國會議員趙瑞熙。雖然朴檢的飯做得簡單到可以直接為女漢子代言,但張泰山也是毫不吝嗇自己的胃口,大口大口地往下吞飯,末了還神情憂傷地懷念起具有家庭味道的飯菜,小伙兒,你看你這一憂傷不當緊,直接引得對面的女漢子也深色憂傷對你越加憐憫起來。

  接下來,讓朴檢更加驚訝的是,張泰山竟然將金殺手的樣貌畫了下來,並且畫得還挺好,張泰山告訴朴檢他總共與這個殺手碰過三次面,一次是03話在大山被警察追蹤引爆炸彈的時候,一次是高萬錫被殺的時候,一次就是百貨商廈張泰山作為幌子試探仁惠手機是否被監聽的時候。是的,張泰山將金殺手的基本殺人習慣和他出現在商廈那次在公交車上與自己搞追蹤的時候被監控錄像拍下來的這點都想到了,他認為既然警方當時調查高萬錫被殺案的時候在現場找到了做案工具,那麼只要金殺手被逮捕時身上還隨身攜帶著鋼筆刀,就算是有了物證了,抓到金殺手就可以順藤摸瓜的牽出文日席,吳美淑被殺案也就可以被接連調查出來了。但是,張泰山依然低估了金殺手做案的嚴謹度,首先,金殺手的確如他所料,是文從國外調回來的幫手,但張泰山沒想到的是,這位殺手本來就是法國籍的,簡而言之,就是這小子不用受韓國法律的制約,再者,金殺手通過內鬼得到張泰山準備自首的消息后,他就已經篤定了決心一定要將張泰山殺死,而無論是文日席還是他本人都為自己做好了殺掉張泰山後隨時被抓的準備,所以文日席在金殺手準備去張泰山自首現場布置一切的時候,就命令眼鏡男刪除了所有金殺手在自己的地盤活動的所有監控錄像,而金殺手這次事先計劃好的方式就是狙擊張泰山,所以人壓根兒就沒帶鋼筆刀,人只帶了筆蓋兒,並且還運用模型直升飛機直接將槍支運走,在天上引爆了個乾淨,即使你拿到我電話,聽到文日席的聲音也沒轍,這電話本來就是匿名的,我就裝傻沖楞,我說我在路上撿到的,我就是走了狗屎運你能耐我何?

  好,這些都是后話了,接著來說張泰山繼續為朴檢增加的證據籌碼,小伙兒將從當鋪的電腦上看到的黃大龍那兩個混混兒與別人聊天時偶然接到讓他去坡州倉庫的錄音放進了U盤裡,由此就可以證明小伙兒的確是在這兩個混混兒的指示下去了倉庫,並且就在12點到3點半期間,這兩人在倉庫的監控錄像上動了手腳。而張泰山也將吳美淑典當給他數碼相機時所說的話告知了朴檢。朴檢納悶兒小伙兒究竟是從哪裡得來的這證據,張泰山又嚇了朴檢一跳,這個男人居然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每天就那麼大搖大擺地待在典當鋪里,哎呦喂,這下連女漢子的內心都震撼了,你看人馬上就流露出擔心的表情了,你這個男人怎麼可以膽大到待在那裡,不想活了嗎?朴檢你是不是在這個男人在你面前展現了女裝的魅力又展示出男人的魄力同時還具有超凡的勇氣后對這男人有了更加複雜的心情變化了?也是,女漢子平常接觸的男人除了檢察官就是檢察官,看到這麼一個男人是有點兒招架不住,當然了我想如張泰山一樣成長為此時此刻的男人是沒有人會不對他產生各種複雜的感情的。所以朴檢您居然大?地說出要讓俺們張泰山留宿,末了,又覺得尷尬,還要補充上說留在我們搜查官的家裡。還得讓這男人提醒您,我還是個逃犯吶。朴檢終於是從感性狀態恢復到了理性,趁著這功夫,小伙兒再上證據。小伙兒的第三樣證據就是吳美淑家的登記本,房產的主人是權施玉,是不是覺得這名字有點兒熟悉,對,這個女人也恰恰是坡州倉庫的擁有者。且她的身份極為特殊,特殊在哪兒呢,她是黃大俊的老婆,好了,當吳美淑家和倉庫都與黃大俊掛上關係的時候,那麼就很自然可以牽引出文日席了。那麼由此,我們也可以知道其實在第10話的時候,張泰山故意路過吳美淑家記下地址就是為了調查出吳美淑房產的所有人。當然,這個信息朴檢之前就從吳美淑活著的時候,文BOSS在為她找房子的同時掌握住了。接下來兩人就開始制定如何抓內鬼,同時抓金殺手的方法。在此之前,從第12話張泰山的回憶里,我們可以知道,張泰山對朴檢提出了第二個建議,那就是他仍然要潛入文BOSS的家裡偷取數碼相機里內容的複製品。在當時朴檢並沒有同意這個冒險的想法,朴檢只是單純地認為能夠抓住金殺手,說不定這事兒就可以得到解決,無需再去冒更大的風險,然而,後來的事實證明,如張泰山一樣經歷過大風大浪的男人的想法是比檢察官還要縝密小心的。

  那麼,我們就來說說這個具體的作戰計劃,其實這個作戰計劃是相當成功和完美的,將內鬼鎖定,並且甭管後來的結果如何,起碼剛開始還是達到了抓住金殺手的目的。與此同時,不曉得張泰山此時躲在何地的文日席楞是讓黃大俊派了百余手下幾乎是要將首爾全部的公園,桑拿房等能夠睡覺又不需要通過身份證明的地方給搜索了個遍,黃大俊給一眾黑幫弟兄分派任務的場景頗有大幫的陣勢,只是您口頭表述就得了唄,還要將首爾地圖拿出來,一一指給弟兄們看,這真的不是在給自己耀武揚威,營造氣氛嗎?好,這個時候張泰山已經在天剛擦亮的時候從朴檢家走出來了,朴檢也遵照跟張泰山的約定開始布置,首先需要跟部長打個招呼,要將這次任務的執行者鎖定在能夠信任的人的範圍內,部長雖然表述了自己是一直在頂著巨大的壓力幫助朴檢調查張泰山的案子,但他還是非常「大老王"地對朴檢施予了援手,連特種部隊的人都拉上了支援。接著,朴檢就要聯繫林承佑了,林承佑此時正在醫院向主治醫生確認張泰山在確定與秀珍骨髓匹配的當日究竟是何時來到的醫院,同時之前讓小跟班兒查出的謀殺高萬錫的刀具的所在地也露出端倪,是外國製造,並且林承佑還吩咐小跟班兒查出吳美淑被害當天從坡州倉庫到典當鋪搭乘過一名男乘客的計程車,這都是在為張泰山找當時吳美淑被殺案不在場的時間證明。

  當然,林承佑的內心在將照相機的所在地告知文BOSS又在那之後從仁惠口裡得知張泰山8年前拋棄她的原因后,就充滿了種種不安。他還是太天真,他天真地以為將照相機給了文BOSS,他就當真不會殺掉張泰山,他在從文BOSS處回到醫院后看到秀珍拿著文BOSS公司里的巧克力就慌神兒了,可是人文BOSS是後援這個醫院的,人是這醫院的金主兒,給小朋友送點兒東西無可厚非。林承佑當時根本就來不及動腦,只是衝著擔心秀珍的安全和要保住張泰山這條生命線,他就傻愣愣地將照相機的所在地發了過去。所以,我說像林承佑這樣的高富談不上帥,只能算是長得還方正的人必須要多栽幾個跟頭,才能知道這世間險惡。他的天真還在於之前朴檢已經苦口婆心地告訴他說自己費了8年都沒能找到文趙二人的罪證,可是呢,他居然還以為拿著個錄音機去文BOSS的公司錄下他說的話就大功告成了,你當朴檢那8年都是玩兒的嗎?栽了跟頭的林承佑想起朴檢的話,才徹徹底底地理解了朴檢的感受,認識到了文日席這種人的行事作風。所以「人教人是教不會的,只有實踐才能教會人。"這段兒在第12話林承佑去找文BOSS理論時穿插的回憶片段是緊接著第10話林承佑去找文BOSS的那段兒來演的,從這兒開始,蘇編就運用起了一個片段並不講完埋下伏筆的方式,企圖達到反轉再反轉的目的。

  把時間軸繼續倒回朴檢找林承佑商量計劃的第11話,林承佑認為著張泰山已經安全了,在朴檢告訴他張泰山自首現場金殺手一定會來的時候,他還覺得太離譜了,仍認為著自己都幫了文日席找到照相機,不會再有人殺張泰山。然而朴檢肯定地告訴他張泰山肯定會被殺,並且這個計劃的來源就是張泰山本人。

  張泰山如約從陶檢手裡得到了防彈衣以及摩托車。朴檢開始實施她的第三步計劃,抓內鬼。抓內鬼的行動與金檢配合著進行,金檢在暗處觀察警察三人組中究竟哪個為了偷聽朴檢的電話內容而從飯桌上離開了,同時讓朴檢在此刻故意大聲講電話將張泰山自首的消息傳遞到內鬼耳中。這個內鬼朴檢已經知道是誰,蘇編在這裏故意賣了個關子,將這個疑惑留給觀眾。是看上去具有老謀深算特質的組長還是在02話去檢查倉庫監控錄像的金刑警亦或是提到張泰山案就常喊不耐煩的鬍鬚男,這個內鬼的梗為什麼在朴檢已經知道的前提下卻持續兩集也不讓觀眾知道,想必這個梗在接下來的4話中還會有其他作用。

  那麼之前文日席就派了人跟蹤朴檢,為什麼朴檢在提前到達張泰山自首現場布置的時候卻沒被跟蹤的人發現呢?因為當朴檢故意通過內鬼泄露消息給文BOSS的時候,文BOSS就將此時此刻的重點集中在了謀殺張泰山的這一點上,跟蹤的兩人也由之前的人換做了趙大龍和石頭,這兩個人為了確定朴檢並沒有安排其他更多的人埋伏在張泰山的自首現場,所以事先打了電話到檢察院,不過這些都在朴檢的意料之內,陶檢事先準備好的錄音派上了用場,石頭又通過望遠鏡觀察到了在窗口翻看資料的檢察官,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朴檢是隻身一人地去見張泰山。朴檢根據張泰山所提供的金殺手的作案方式和習慣布置好了所有的潛伏者,就等著與張泰山按照約定的時間碰面。

  眾位潛伏者在聽到朴檢大喊「張泰山"的名字時紛紛出動,看到陶檢和特種部隊人員用麻醉槍分別擊中小金同志雙腿和雙臂的時候,我罪惡地覺得這一幕又萌又喜感,非常高興看到面癱酷哥的臉上露出了痛感的表情,這證證明小帥哥的表情功能還是健全的。當然此時本人最擔心的還是泰山小伙兒究竟躺在地上幹嘛了,裝著中槍倒在地上的張泰山想到朴檢之前對自己的囑咐,還得繼續挺屍裝死,我裝我裝我裝裝裝,可是偏偏碰到林承佑這麼個腦袋不轉彎兒的,還以為小伙兒真的以身犯險,用肉身直接迎接了金殺手的子彈,您就不想想,朴檢已經跟您說過了,這是個局,張泰山會毫無準備地就來直接應戰嗎?好吧,就當做林承佑是人在看到血跡后的本能反應,他實在太擔心秀珍的這條生命線就此中斷,同時,他在沒有親眼看到金殺手狙擊張泰山前,雖然參与了這個計劃,但還是認為也許文日席會遵守之前跟他的約定,拿到了照相機,就不會殺人了。所以,當他看到張泰山真的遭到金殺手狙擊躺在地上的時候,是相當SHOCK了。好嘛,這一SHOCK把裝死裝得好好的泰山小伙兒也給驚著了,小伙兒一睜眼看到林承佑馬上跟打了雞血一樣我跑我跑我跑跑跑。

  這一幕張泰山與林承佑對峙的戲份安排得相當巧妙,張泰山雖然只是在心裏默默回答著林承佑的話,卻在氣勢上與原來的他有了相當大的不同。恩,當張泰山聽到林承佑喊著「秀珍"的名字衝出來居高臨下地與林承佑談判時,這個男一與男二的關係總算是擺正了,張泰山已經站在了要被人仰望的高度,現在的他真正是脫胎換骨,眼神里迸發的是不僅要讓女兒活著,自己也要活下來的霸氣,也將那沉睡了8年的生命力徹底喚醒。好的,記下這個片段,這個片段在以後的4話里應該還會再度被回憶起來,張泰山具體與林承佑聊了什麼,這是一個大大的伏筆。

  根據我們上文的分析,金殺手因為種種原因還是被無罪釋放。本來是設局請文日席入瓮的朴檢和張泰山卻被文反將一軍,這麼一折騰,文日席知道張泰山和朴檢已經聯手了。並且當黃大俊推測是朴檢主設這個局的時候,文很高明地指出設計這個局的必定是與金殺手接觸過多次的張泰山。文日席現在是真正看得起張泰山了,並且一點兒也不敢小覷了他。那麼,張泰山與朴檢的這第一局作戰失敗,下面就不得不進行那個張泰山提出的第二個建議,還得需要照相機來結束目前這一切動彈不得的瓶頸局面。

  張泰山當年替文日席頂罪入獄后,就跟著文日席做事,他清楚地知道文不會將重要的東西放在隨時會被查收的公司,而一定是放在自己的家裡。並且之前看到金殺手從文日席的家裡出來,斷定照相機一定就在那裡。你看這小伙兒其實腦子相當管用,所以我說他過去更多的時候是在裝傻,生活沒有指望,連頭腦也懶得再用。而如今小伙那積壓了多年的智慧終於如泉涌般爆發。小伙兒眼眶濕潤地對朴檢說自己也想活著的時候,朴檢那替小伙兒著急的表情,總想讓小伙兒就這麼躲在自己家裡熬到秀珍手術的那天就算了。可是這麼一想,要安全地走進手術室,肯定還是要受到警察的保護,在那之前還是需要自首,自首之前抓不到文日席還是死。左右都是個死,小伙兒要想在死的夾縫裡求生,就必須要潛入文日席的家裡,走這麼一招險棋。這棋盤上的關鍵棋子就是韓峙國。他是將文日席的房間構造了解得清清楚楚的人,因為文日席目前所住的房產就是之前從韓峙國那裡搶奪來的,朴檢也將自己為什麼會知道文日席要參加26日慈善拍賣會的理由告知,張泰山也將目標鎖定在了慈善拍賣會和日本這兩個關鍵字眼上。

  文日席被張泰山的「假自首"事件搞得更加疑神疑鬼起來,他命令手下再在吳美淑的案件上精益求精地替他擺平一切他們能夠想到的可以將他和吳美淑案聯繫在一起的罪證和嫌疑,於是就有了後面陶檢去吳美淑公寓附近的商店裡搜集監控錄像卻早已被文的手下出高價買走的情節,然而,文的手下還是漏了一點,那就是汽車上的黑匣子。智商時隱時現的林警還是在關鍵時刻將他的智商找了回來,發現了這個關鍵的線索,同時,他從吳美淑家也拿出了一些重要物品。這個時候的文日席被張泰山搞得像只沒頭蒼蠅,負責跟蹤朴檢的人告訴他朴檢是和其他搜查官一起從家裡走出來的,文日席立即察覺,那不是搜查官,而是張泰山。已經開始神經過敏的他在聽到黃大俊接到張泰山出現當鋪中的消息后,徹底崩潰,命令黃大俊火速前去。

  如鬼影一般撲朔迷離的張泰山的確正在當鋪里昏昏大睡,那個噩夢暴露了張泰山心裏最大的隱憂,他也許可以忍受千夫所指的冤屈,可他最容忍不了的卻是秀珍將自己當做殺人犯時的恐懼,這是折磨著他的罪魁禍首,也是他必須要為自己鳴冤的最大原因。

張泰山把殺手畫像提供給檢察官朴載京文一石被捕        張泰山尋求韓峙國的幫助
趙議員銷毀相機的犯罪證據         人性,若隱若現,真假混沌

  9月22日這一關鍵日期出現在了張泰山的逃亡旅途中,那是自己的生日,也是母親的忌日。蘇編竭盡所能地讓張泰山這一路看到了生,看到了死,看到笑,看到哭,最終又回到他自己的生死。這短短的14日就讓張泰山幾乎領略了人生的所有風景,成長為他早該成長為的那類男人。醫院里的女兒喝著仁惠煮的海帶湯,間接為自己的阿爸慶祝生日,張泰山此時卻在母親的墓前,奉上朴檢準備的燒酒和麵包。這因為那日風大,被母親骨灰覆蓋著的大山勾起他哀傷的回憶,他卻在這個再也不能對他說起一句話的母親面前用釜山話告訴她自己還不能去陪她,他要活。反覆地給韓峙國打著各種各樣的電話,甚至對韓大叔說起自己母親的事,張泰山實在太能煽情了,不僅讓女漢子朴檢一心要將他留宿,連韓大叔都被他這可憐巴巴又百折不撓的堅持打動,決定再次出山幫他。

  我就知道和韓大叔的見面還是要以吃開場,小伙兒到哪兒都不會被人虧待了他的胃。韓大叔對張泰山講起自己與文日席的前塵舊事,在韓大叔的心裏,文日席的可怕之處在於他是個相當記仇的人,並且一定會報仇且數倍奉還。但韓大叔以為他也是遭到了天譴,現在的文日席就像是當年的他,孤身一人的韓大叔根本沒有報仇的慾望,從前做盡暴力勾當的他也認為自己沒有報仇的資格。他唯一覺得奇怪的是,曾經說要做第二個他的文日席,為何卻連家裡的裝修都沒有改過。這句是不是伏筆呢?記下留待劇情發展。

  張泰山究竟成長到什麼程度了呢?連韓峙國這種老江湖看到他都覺得這人與上次的萎靡頹廢有了巨大的區別,他被苦難逼出了精神奕奕的鬥志,甚至自卑透頂的他此時還會自戀地自誇了,也許不僅僅是觀眾和以前瞧不起他的人對他的逃生產生了驚訝,就連他本人都被自己這一路的潛力震撼到要重新審視自己了。那麼,韓大叔唯一擔心的就是,究竟要待到什麼時候才能安全進入文日席那密不透風的老窩呢?這點,張泰山和朴檢早就商量出了對策,文日席的孩子前年去了加拿大后,這老窩裡常進常出的人就是黃大俊和眼鏡男了,那麼,只要將這三人都同時調開,這老窩成了空巢,自由進出就只需擔心老窩的監控和安全系統了。韓大叔理所當然地以為張泰山干如此危險的一件事,必定是有第二個人相助,誰知道小伙兒就那麼打算孤軍深入了。韓大叔就像是李演員幾乎每部作品都會遇到的貴人大叔一樣,對這個孤獨又頑強的小伙兒,產生了憐憫愛護包容之心,他也算是過了多年沒有目標的生活,此時也許產生了久久未有的拼搏之心,該為眼前這曾經放過自己一馬的小伙兒助一臂之力了。

  還記得張泰山在出了朴檢家后,給仁惠打了電話,得到的消息卻總是關機。之前眼鏡男就對文BOSS提出過建議,要將仁惠的手機偷出,複製一份兒,那麼仁惠手機關機的原因是否是因為眼鏡男那時已經實施了偷盜計劃,複製出仁惠手機了呢?這又是伏筆一枚。

  此時負責拖住文BOSS的朴檢得到了林警從轎車裡取出的黑匣子,可以確定11日當天文日席在11點15分之後確實驅車到過吳美淑的公寓附近。雖然並沒有拍攝到文日席進入吳美淑公寓的片段,但本來朴檢也並非是真要此時就收集夠證據,她要做得只是利用這點兒捕風捉影的證據來緊急逮捕文日席,好讓張泰山有時間潛入文的老巢。當然,朴檢的這項緊急逮捕也並沒有得到上級的批准和公文的認定,她要等待張泰山偷出照相機內容的複製品,好讓這緊急逮捕成為名符其實的證據充足的實質性逮捕。文日席被審查時,已經覺察出朴檢審問的不正常,明顯是在拖延時間,他拖延時間是正常的,然而朴檢拖延時間的初衷是什麼,這讓他不得其解,也只能跟朴檢玩兒文字遊戲。除此之外,為了防止趙瑞熙一得到文日席被逮捕的消息就利用背景將其放出,朴檢故意放小道消息利用記者製造輿論壓力。政治人物最怕的就是這種輿論壓力,更何況是如趙瑞熙這樣如此重視個人形象的政治人物,一旦在慈善拍賣會前,人們將她和文日席聯繫在一起,那麼這兩人的陰謀也就會如透風之牆一樣,即便沒有得到證實,也會被人們的流言淹死在無法實施的階段。所以,趙女士被朴檢的這一招整得如此尷尬,進退不得。

  被隔離的警察三人組也已經是躁動不安,當然裏面的內鬼是最不安的那個,在文日席被捕后,黃大俊接到了內鬼的電話,這個內鬼怕是內心有數十隻螞蟻在騷動,但文日席被捕前已經告知眼鏡男要替換掉這個內鬼成員,那麼,這個內鬼的去向就變得很有意思起來。

  得到陶檢電話確認文日席被捕消息的張泰山和韓大叔踏上了直搗文日席老窩的危險行程,這一趟行程生死堪憂,為了防止突發事件的發生,張泰山刪除掉了仁惠的手機號碼。麻溜兒爬牆的動作險些讓我以為李演員上輩子真是一枝梅投胎而來,嫻熟的解鎖動作又瞬間讓人懷念起龍兒的崢嶸歲月,所以蘇編,你是故意的吧,你讓我們剛懷念完李演員的前世今生,立即就將群眾置於萬丈深淵。

  看到文日席出現的那一張詭異面孔,雖然人上輩子也是一枝梅的親爹,還是讓我不寒而慄外加口噴老血。這究竟是從檢察院得以脫身穿越而來的文日席還是張泰山一進入這間別墅陰影重現就腦內出的8年前同樣站在窗前勸誡他替自己頂罪自首的文日席的幻象?這究竟是文日席為張泰山設下的陷阱還是蘇編為了用這最後一幕捆綁住觀眾的視線和內心,為觀眾設下的套?

  人性這一主題就在這最後一幕虛實難辨的情景中得到完美的詮釋,蘇編筆下的人性既像張艾嘉故事里的拼圖,不拼至最後一塊都不知道它的全貌是何模樣,又像極了彼年彼月朝鮮時代的一介戲子孔吉,從薄紙幕布后露出的半邊側臉,眼神中是出塵超脫的純真,面兒上卻是浮生亂世辛酸求生的慈悲淡然。它是徐娘臉上的半面妝,若隱若現,真假混沌,蘇編辛苦描畫的半面妝不在人的臉上,而在人的心裏。

  PS:11,12集伏筆頗多,LN被折磨得快和李演員那女裝扮相一樣精分了!!!!!~等待井噴爆發。進擊吧,張泰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